页面载入中...

“二月二”为什么是“龙抬头”? 除了理发还有这些

  我与霍先生接触的机会其实并不很多,共计起来,可能就那么四五次。最后见到霍先生是在1994年参加由他举办的“佛教的现代挑战”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之后,我留在日本的大学任教,由于工作繁忙,再也没有机会去香港参加霍先生举办的会议。尽管如此,对于霍先生在香港的事业,或通过网络,或通过海峡两岸的朋友,常有了解,也常打听霍先生的健康。

  得知霍先生仙逝的消息后,一直觉得应该写点文字,以表达自己对霍先生的感恩之情。但又一想,我与霍先生接触的那几年,自己还不到30岁年龄,毕竟还是一个无名小辈,而且自那以后多年来又很少联系,在霍先生的记忆里,也许早已淡忘了。然而,我一直认为,霍先生是“新儒家”中最有忧患意识和担当精神的知识分子之一,他拥抱中华文化,是儒佛精神的践行者,特别是我参加的由他举办的那几次学术会议,是在海峡两岸人员交流尚未实现“三通”、需要通过第三地来进行的特殊年代举办的。霍先生利用由他创办的法住学会这个平台,每年举办不同议题的学术研讨会,邀请海峡两岸三地学者相聚香港,以增进彼此之间的了解。我记忆中,霍先生举办的这个国际会议应该是当时海峡两岸学者进行学术交流的唯一的一个学术平台,霍先生为加强海峡两岸学术交流所做的贡献,令人敬仰,而我本人作为后生晚辈,能够参与其中,成为历史的见证人,感到无比的荣幸。想到这些,觉得还是应该写几句,把它记录下来。

  文化旅游与乡村振兴

  第四场研讨聚焦“文化旅游与乡村振兴”,由苏州工艺美术博物馆馆员王永强主持。发言内容依次为:上海乐创益公平贸易发展中心总干事陈乐丛的《“去远乡学手艺”公益旅游项目的探索》,浙江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教师凌霓的《传统工艺旅游体验项目比较研究》,中央民族大学博士研究生、安顺学院政法学院教师胡文兰的《布依族妇女传统蜡染服饰变迁的“真假”之喻》以及南京茶叶行业协会会长陈盛峰的《透过徽茶,看苏茶发展为乡村振兴带来缕缕茶香》。江南大学纺织服装学院张毅教授、广西艺术学院设计学院艺术设计学系谭有进副主任、浙江农林大学梁丽君老师、广州市非遗保护中心馆员董帅、甘肃省平凉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馆员马元雄进行了评议。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二月二”为什么是“龙抬头”? 除了理发还有这些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